戒色,就上戒网!

乞丐老人的忏悔
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播音员:就在几天前我们播出过,七旬老父无家可归,跪地苦求儿子收留的故事。四川简阳的张中水老人,身患支气管炎,老伴已去世多年,可小儿子怎么也不肯收留他,无奈之下七十岁的老人,两次跪在了自己儿子的面前。

张大爷:我给你跪下了。 二儿子张帅:跪就跪好。 播音员:四川崇州市街子镇,有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,从去年开始就一直住在自己搭建的账篷里,生活十分艰苦。而老人有三个儿子,其中小儿子资产上百万,自己住着气派的洋房。

老妈妈:你看我惨不惨?这个就是有儿的下场。我在想我把儿供大,没有人搭理一下,把儿供大了,活起这么造孽。 播音员:2006年11月,一位八旬老人被家人遗弃于新疆乌鲁木齐市的一家医院后,子女竟然十多天都没有露面。看不下去的市民们于是决定出资四千元,面向社会捉拿这些不孝子孙。

播音员:早在2007年8月,我们栏目也曾经追踪报导道过寿县的于世方,不愿意赡养八十岁老父的事,他眼睁睁看着老父和弟弟住在猪圈里,而自己却住在宽敞的楼房里,而且拒不赡养老父。 如果您对如何做好父母、教育子女不重视,请看此节目。

2010年汕头论坛 黄爷爷 陈大惠:这里是湖北省武汉市最繁华的一个地方,叫户部巷。每一天这里人来人往,人们会发现有白发苍苍的老人,在迫不得已地乞讨为生,他们或者因为生活所迫,或者因为家庭的原因。每天要在垃圾桶里边,捡着别人扔掉的食物这样来度过一天一天,在匆匆的行人们的眼中,像这样的老人再平凡不过了,往往被人们视而不见。

但是人们可曾想过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们一定也有自己的家人,也有自己的儿女,也有自己的子孙。而这些家人、儿女、子孙又去了哪里呢?他们的家人为什么不管自己的老人呢?为什么不去找一找自己的长辈、自己的父母,他们在哪里?他们的家人和子女、儿孙,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老人正过着这种凄惨的日子。而在每一天像这样的老人,他们又能够要到几个钱呢?

在2010年的6月武汉,我们发现了这位老人,他告诉给我们许多情况。他说在这个繁华的街头的这个角落,就是他每一天晚上睡觉的地方,可以说这里就是他的家。又到了夜幕低垂的时候,老人很累了,他就这样坐在这里,不知道是否想过人都有一生,为什么会命运如此的不同,老人家你每天都要这样走,这样走下去,要走到哪里呢?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可曾想过,人的命运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同? 黄爷爷:各位来宾,各位父老乡亲,上午好。

陈大惠:好,慢一点。各位观众,这位老人家今年已经八十岁了,他是从武汉赶过来。你老慢一点,好,我们大家来看这是老人家全部的家当,在垃圾池里边,这个真的是连拣垃圾的都不会要,我们看这些都是大家扔掉的。在老人家这是用来喝水用的,这是刚才我们看到那个纪录片里边,这是老人家用来要零钱的那个碗。另外老人家身上的衣服非常的单薄,我们看到在武汉街头,他在那个非常寒冷的地方,要在那度过一年又一年。

这一次老人家能够来到我们广东,是我们前不久在湖北武汉举办论坛的时候,我们在街上偶然遇到的,见到老人家,我就问了几个问题,就是刚才大家在纪录片上我们拍摄到的。那么下边我们做一个简单的采访,首先问一下老人家,您老人家今年已经八十岁了,您老是哪里人呢?

黄爷爷:我是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户部巷附近的一个讨乞的老头。为什么讨乞呢?因为我想上北京去找我的老同事解决寒冷的问题,三个字,吃不能解决,住不能解决,穿不能解决,冻得我无法可想,我就端起这个碗向大家要。我也不是向大家要,我就端着碗坐在街上,你愿意给你就给,你不给我也不找你要,另外的话我想要一张车票钱,搞一张车票上北京找我的老同事。

陈大惠:老人家想要一张车票钱,到北京去找他的老同事、老朋友,因为他已经流落街头,变成了一个乞丐老人了。我们就来问这个问题了,我们先问一下,您老原来在什么地方工作? 黄爷爷:原来我在武汉重型机床厂工作,(曾经出类拔萃,曾在苏联学习)。 陈大惠:武汉重型机床。

黄爷爷:这个厂是苏联帮助的151项重要工程之一,有武钢、武重、武船、武锅、武棉、武车。这六厂加大一个武汉大学就是六厂一校,这是湖北省武汉市不能解决的问题,我们都解决。再一个的话负责一次重要的工程,重大的工程。 陈大惠:我们问一下,您老年轻的时候,在武汉重型机床厂是做什么工作? 黄爷爷:我是个镗工,(陈:镗工),镗床的,德国的镗床。

陈大惠:就是那个车床、机床,他是做镗工的。您老原来在哪里学习过?(黄:在苏联),还到苏联去学习过? 黄爷爷:苏联帮助的,因为是苏联帮助我们中国的这个151项建设。 陈大惠:就是很有作为的这么一个技术工人,技术员,那么后来您参加过哪些工程?

黄爷爷:葛洲坝,是个重要的发电机组。这个直径是十六米,配了个机床,这个电机才能装上去。再一个是黄鹤楼,重要的工程,一些重要的工程都缺乏不了,这个重型机床厂,顶子是青铜铸的,现在几十顿,这个要求不高,它垂直性要求高,就是要垂直。我们这个头发是八道,它要求垂直后八道,这个工程里面,非要镗床干。(带领技术工人,造黄鹤楼铜顶)。 陈大惠:刚才讲到一些大型的工程他都参加过建设。大家如果去过武汉参观黄鹤楼,看到那黄鹤楼上面有一个铜顶,铜铸造的,那个就是当年他们武汉重型机床厂,他带着几位技术工人(做的)。

黄爷爷:我们是带着八个人,都是大学生,有齐齐哈尔大学的,有新疆大学的,有上海大学的,有武汉大学的,有沈阳大学的,组织起来一个小组,包括我在内。 陈大惠:就是他带头把黄鹤楼那个铜顶做好,都是当年这个老人家,他参加制作的这些工程,那个时候您老多大年岁?

黄爷爷:那时还是青壮年时候,我记得很清楚,我不知道是干黄鹤楼的帽子。 陈大惠:你老在年轻的时候要技术有技术,要学习的经历,还在苏联学习过。那么您当初走在街上,您一定也看到过乞讨的老人,看到过这些要饭的老人,您是不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,自己的晚年会沦落到这一步。

黄爷爷:想起来自己蛮惭愧,我怎么会落到这一个地步,有种种原因。(陈:从来没有想到过?),我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。 陈大惠:你家人呢?就是您有几个孩子?您的老伴儿呢?

黄爷爷:我现在跟大家讲一讲,概述一下子。我是两个孩子,一儿一女一枝花,多儿多女是冤家。小的时候还是蛮好的,为什么呢?由于我没受到教育,我们也不懂教育。 陈大惠:女儿是老大是吧?(黄:女儿是老大),多大年岁了现在得有?(黄:是在文革出生的),得有四十多岁了。

黄爷爷:刚开始她还是蛮好的,是个党员,还是个小干部。(陈:四五十岁了),我们陈老师讲的话,由量变到质变,她参加了赌博输了不少钱,现在不知道跑哪去了,我也找不着。 陈大惠:您的女儿那回赌博赌钱,输了很多钱是吗?现在人呢?(大女儿常常赌博,不孝顺赶走老人)。

黄爷爷: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找不着。 陈大惠:人跑了,我们刚才听到了老人家的女儿四五十岁,把父亲抛弃了,自己跑了,因为她赌钱,那么您的儿子呢?

黄爷爷:儿子是这样的,他没有正式职业,他重的拿不起,轻的他又不想拿,一天到处游手好闲,东撞西碰,这也不怪他,只怪我自己没有教育好。(儿子游手好闲,不孝赶走父亲)。有一句老话“养儿不教父之过,养女不教是娘错”。所以现在回想(起)来我对不起他们。(养儿不教父之过,养女不教是娘错)。

陈大惠:您的意思就是说,您的这个儿子游手好闲没有工作,也不能养您,把您抛弃了。那么您这个老伴儿呢? 黄爷爷:老伴儿更不想说了,她连她的名字都写不上,不知道怎么教育法,现在我也不知道。

陈大惠: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?现在这个人也不知去向了。(黄:找不着)。刚才这个老人家讲了一句话,应该是他们湖北的土话,叫养儿不教是爹错,这爸爸错了,养女不教是娘错,就等于说是他妈妈,就是您的老伴儿也不会教育。那么您是怎么教育这两个孩子的呢?他怎么对您这样的态度。

黄爷爷:我是这样想的,因为我不懂教育,我的教育方法千万不要学我的。我是粗暴、简单、放弃,打的形式跟教育这方面是背道而驰的。所以现在回想起来,自己就是教育方面非常失误,也非常失手,也对不起我的两个小孩,也不知道怎么去向。现在我一无权,二无钱,三老了,没有办法(就)流落街头上去。(简单粗暴,只会打骂)。

陈大惠:流落街头,我问您,就是您当初怎么教育孩子的,就是粗暴、打骂是吧?(黄:粗暴、打骂、放弃不管),最后就索性管不了就不管了。(黄:管不了,没有办法了,随他怎么放任自流)。就随他放任自流去了。(黄:这是不负责任的态度)。

陈大惠:我们在采访当中了解到,这个老人家后来不在武汉重型机床厂了,后来换了单位了。(黄:换了单位,调出来了),后来这个老人家他到了退休的时候,因为咱们国家有低保,最低保障,还有社保,种种的这些待遇和保障。他的这两个孩子和他的家人,尤其两个孩子,对老人特别恶劣,这些钱有可能就落到了孩子手里,不给自己的爸爸,然后把自己的父亲赶出家门。

那么老人家在一个小区里边搭了一个茅棚,就是这些行李,最后因为小区要整顿市容,就把这个茅棚给拆了。拆了之后老人家什么都没有了,穿着这个单衣流落街头,现在得有两年多的时间了。那么我们问一下您老人家冬天怎么过?在街头那么冷。

黄爷爷:冬天是这样的,坐在银行门口,被子没有,穿的没有,坐的没有,就睡在报纸垫的地上,靠着银行的墙面上。冻得没有办法,实在是没有办法以后我就起来,还懂得一些喘嘘,把自己搞得热起来以后再去坐。坐也不行,站也不行,(陈:太冷了是吧?),太冷了。喊天不应,喊地不应。(天寒地冻睡马路,报纸当被地当褥)。

陈大惠: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这老人家刚才讲了。(黄:没有办法),我们在这个采访中,老人家还跟我们讲,当年他在武汉重型机械厂的时候,他有一个同事,这位同事五六十年代的时候,跟他都是在同一个班组里边的技术工人,都是技术员。现在那位同事已经在北京做了中央领导,年龄比他大三岁,八十三岁了。我们就问老人家,人生怎么这么不同?老人家很感慨,他说人家是有德行的人,一个八十多岁当了领导人,我这个人八十岁街头乞丐。大家看看当年同样三四十岁的技术工人,晚年是这么不同。(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,有德则成,无德则否)。

我们再来问老人家一个问题。在武汉的街头,如果您的这两个孩子,大女儿也好,二儿子也好,如果遇到您的话,第一个能不能认识您?第二,他们会对您怎么样? 黄爷爷:我是这样想的,也可能看到我以后,因为我现在老了,没有用了,没有钱,没有权,也可能绕道而走,也可能的话,认识我了解我,现在我还说不准。 陈大惠:说不准,您觉得您怎么样?一无权,二无钱,他们就不养您。 黄爷爷:他不会要我去,现在还说不准那个事。

陈大惠:我们听到这位老人家所讲,这两个孩子,头一个还是党员,还是干部,他那个女儿。如果要是在街上遇到他,有可能会绕道走,再有一个,老人家多次跟我们讲,现在我老了,一无权,二无钱,人还老了,谁会要我呢?这两个孩子就把爸爸就这样给抛弃了。我们在武汉街头,遇到这位老人家的时候,我们特别感慨,我们就说这个老人家如果没有人养,我们来养他。

弟子规里边讲了一句话叫“事诸父,如事父,事诸兄,如事兄”就是别人的爸爸,跟自己的爸爸是一样的。(【弟子规】:事诸父,如事父,事诸兄,如事兄)。你可不能说别人的老人,跟自己没关系,那不是这样的,弟子规不是这么教的。有的人跟我们说了什么话呢?

你们不要管这些,这些人是垃圾,你看看有的人说出这种没有人味儿的话。说什么呢?说这些老人,这些乞丐老人,他们是一个城市的耻辱。我说你错了,为什么呢?老人多悲惨,八十岁了被他的孩子抛弃了,沦落街头,凄惨的晚年,我们还要对这些老人说,你们是城市的垃圾,你们是城市的可耻,老人有什么可耻的呢?抛弃老人、抛弃父母的人,才可耻。(【朱子治家格言】:遇贫穷,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)。

如果说我们人心都改变了,知道孝顺父母了,我们今天做这个采访,为什么千里迢迢把老人家,从武汉请到这个地方来,请到我们全国各地,为什么呢?就是一个意思,各位我也听说了,我们广东有些地区养孩子生得很多,但是不去教他,一定要记住老人家这句话。老人家八十岁沦落街头,他是过来人。他讲了一句话,养儿不教父之过,养女不教娘之错。如果说你把这个孩子养大了,但是你不去教他,我们就问一个问题,你能免得了这样的悲惨的晚年吗?你能说你的晚年就不走到这一步吗?(【三字经】:养不教,父之过)。

各位,这个问题我们要问自己。再有你说你现在有技术,老人家也有技术,到苏联留过学,学过技术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晚年会走到这一步。那我们今天再问问自己,我们今天教育孩子吗?我们今天这些年轻人你不孝顺父母,您的父母将来有可能也会是这样的一步,也会是这样的晚年。这是真实的例子,这是生活当中活生生悲惨的人生,各位我们不能当故事听,教育太重要了,有钱不管用。所以说,我们明白了这个,你那个孩子不教,就赌博了,没钱把父母一抛弃,大家看到了这个老人家多么悲惨。

我们在武汉论坛的时候,下边很多观众写条子、送钱,说要把老人就领走,非常幸运的是,武汉市有一个安养院,一看到老人马上就把他领走了。所以说老人家八十岁以后,遇到了学传统文化的人,以后他就可以在安养院安度晚年了,大家不要担心。我们就是觉得,有的观众给我们拿来钱说要给老人家,送给他一千块钱多少钱。

我们就跟人家讲,你把这个钱给这一个老人,只能救一个人,我们看看今天全世界,社会上很多沦落街头的老人,被子女抛弃。尤其在农村,不赡养自己的父母,只管自己吃喝玩乐,自私自利,父母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。大家想一想,我们怎么救天下的这些凄惨的老人们呢?(今日社会,最最需要,不是金钱,不是享受,不是娱乐,不是消费,而是教育,人道教育)。

唯一的方法,就是你把这个钱不要给这个老人,你做什么呢?传统文化论坛的光盘,在千家万户去发,那些子女、孩子们一看到这个盘,他良心发现了,他人性恢复了,他变得有人味儿了,那街上的老人就不再出现了嘛,这不就得救了吗。(一套光盘,改变一生)。

我们大家就知道,要想这个社会和谐,汕头和谐,广东和谐,它的意义何在呢?(中华圣贤教育,家庭社会和谐)。是教育大众,让每一个人恢复人性,你得像个儿子,你得像个女儿,你可不能不干人事。(子女是子女,父母是父母,老师是老师,医生是医生,官员是官员,各守各本分,保持好人性,天下本太平)。今天一点,明天忤逆,后天骂父母。这老人家讲“量变到质变”,真的是这样,最后就把你抛弃,七十多岁抛弃掉了。所以在采访的最后,我们再请老人家给大家一两句忠告。

黄爷爷:我这个时间记得很清楚,是六月三号到四号,这是我历史的转折点,我那时候还不知道陈老师到底是什么人,我得考察研究。陈老师把我带来学弟子规,学中华民族传统文化,我就晓得这是个学习的地方。我难道不好好的学习吗?人活着有一句老话,一生一世不容易,千万不能白活。我看了陈老师的资料,他是满脑子的中外的科学知识,讲起来津津有味,听起来很顺耳,我对他非常尊重。(乞丐也能改变命运,只要遇到传统文化)。 他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,我的命运改变了,第二次生命。

(陈:有哪些忠告?),我教育孩子方面,千万不要学我这个方法“简单、粗暴、放弃”,一定要做表率作用。父母是孩子的教师,或者讲师,或者一个导师,你不带领他他什么也不知道,什么也不理解,什么也不懂得,最后一句,中华儿女多气派,扛起学习的红旗来,完了。(世上没有恶人,世上没有乞丐,世上没有灾难,丧失人道教育,常常胡作非为,恶人乞丐灾难,就会越来越多)。

陈大惠:好,谢谢。我们大家看到,古圣先贤的教导太好了,真的是。武汉街头少了一位乞丐老人,传统文化的讲堂上又多了一位八十岁的老师,这多好,我们感恩老人家,谢谢,慢一点。这些东西我们一直都没有给老人家扔掉,从这边走,老人家上台之前就要换上原来这身衣服,现在这是成了教学工具了,成了道具了。 尊长前,声要低,低不闻,却非宜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戒海网 » 乞丐老人的忏悔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评论 抢沙发

 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求索网就不撸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