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色,就上戒网!

整形做风尘女子的下场
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陈大惠:今天的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大家在那比赛,常常换男朋友,你离死就不远了,绝对不是骂你,是警告你,这是好话。现在没几个会说这种话来劝你了,父母都不懂得。你看很多人她怎么样呢?她到色情场所去赚钱,那不是说像刚才这个观众讲的一样,找三四十个男朋友,那到色情场所,我们民间老话讲那是妓女,三陪女子,风尘女子,赚那种钱,自己的下场就更悲惨了。

这位观众,也是我们今天中午刚刚认得,也是辽宁人,她学了传统文化,听了论坛,也是希望通过她的经历,来告诉更多的人,不能够走这条路,非常的痛苦、悲惨,只有死路一条。那么这位观众,她当初跟丈夫吵架,说了一句什么话呢?你如果在外边找情人,你找一个女子,我就找十个男的,说过这种话。女子讲这种话太缺德了,她不懂得怎么做女子,这也不能怪她,没人教过,什么人才会找十个男的,我们都知道风尘女子。说了这个话,真的以后就做了这个事情了,我们下边来采访一下,当时是在发廊里边,做这种事情是吧?

宋洋:我离过婚以后,满肚子的怨恨,我就想报复,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来,去做整形。(陈:做什么?),做整形。 陈大惠:我们大家可以通过大屏幕,来看到这位观众她的外形,那么请问,这个都是整形整出来的? 宋洋:对。鼻子也是假的,现在冷一些、热一些的时候,我特别痛;眼睛经常干燥,都是切的眼袋;牙也是假的,现在吃饭不敢嚼,只能吞饭;还有隆胸,现在胸经常地痉挛,在这种情况下,我也承受了很多的痛苦,有的时候晚上睡觉压了一下,也不舒服,特别的疼。(为了追求美貌,五官都是假的)。

陈大惠:这些花了很多钱是吧? 宋洋:我开发廊,没做这种色情服务的时候,我是一剪子一剪子剪头,我家在农村,剪头三块钱,然后攒了几万块钱,我就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去做整容。 陈大惠:就等于是做了一张假脸?(宋:对),现在这个反作用力、这个报应很明显?(宋:对),这个脸特别疼是吧? 宋洋:对,泪囊现在是堵塞的,一流泪的时候,有的时候流的就是那种黄色的,(陈:脓水),对。鼻子就是热也不行,冷也不行,味道刺激了也不行。这个假牙也不行,然后咬东西……,水果我从来不敢吃。(陈:吃饭呢?),吃饭就是吞饭,不敢嚼,疼,特别疼。

陈大惠:吞饭就是不能够嚼东西?(宋:对),各位观众,我离这个老师比较近,我替大家看,她的这个脸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整形的痕迹。今天很多女孩子都羡慕,你这整得太好了,整容整得一点看不出来,看是看不出来,她受的那个罪她知道,太痛苦了。整形有多少年了? 宋洋:三十二岁那年做的,(陈:我说有多少年了?),今年我四十岁,(陈:八年了)。

陈大惠:这些年一直都是很痛苦的? 宋洋:前几年还可以,现在越来越严重,病症全返上来了。而且这个鼻子,现在有的时候稍碰一下,洗脸不相应的时候,它就会错位,(陈:就歪了),对,我还得给它又扶过来,这不是什么好事。(洗脸必须小心,鼻子经常歪了)。 陈大惠:整容之后怎么会去做色情的行业?

宋洋:我就是想报复。你不是喜欢桑拿的小姐吗?那我就做小姐给你看。(为了报复丈夫,甘心带上刑具)。你不喜欢我,有很多男人会喜欢我。其实我原来挺漂亮的,挺纯朴的一个女孩,经过这次整容,我真的身心非常痛苦。在做手术的时候,就像上战场一样,弄的那种大铁扣子把自己扣起来,当时打麻醉剂的时候,我就有些害怕了。他给我打麻药以后,我不知道,那个铁扣子就跟……(陈:上绞刑架一样?),对,整个脚都给你扣上了,(陈:说明那个过程一定非常痛苦,非常疼?),对,特别疼。

陈大惠:我们大家看到了,在做手术的时候你很疼,做完手术之后你还是痛苦,而且会疼一辈子。大家想一想,错了,人为什么要破坏自己这个自然呢?这个是自然的,你破坏它干吗呢?破坏自然界,自然界会给你一个惩罚,会给你一个报应。我们再来问,做这个色情行业,做这种事情做了多长时间?

宋洋:一年零八个月。(陈:一年半的时间),第一次是八个月,第二次是一年。 陈大惠:就是做这个行业,我们知道真是为人所不齿。这个还在其次,关键是什么呢?关键是它的报应,它的反作用力,它的惩罚太重了。您给我们大家讲讲,纵欲身体上受到了什么样的灾难?

宋洋:最开始的时候,八个月的时候,妇科病比较严重,到哪治也治不好,每次打消炎针的时候,我就二重感染。(堕入风尘,身心俱毁)。在我做桑拿的那个附近的小医院,都不敢给我打,我二重感染以后,整个血管打上针以后,就是菌群失调,整个手臂和身体就呈现那种树网状的血管全都鼓起来了,医生就害怕了,怕我死他家,然后就不给我打了。我也怕死,后来我就打那种菌群失调的针,特别特别贵,那一瓶就二百四。(所谓恶人,人皆恶之,天地损之,刑祸随之,福禄远之,多逢凶祸)。

陈大惠:一个是妇科病,大量地吃药打针,我们听到,刚才讲了,做小姐风尘女子,在歌厅也好,发廊也好,真的是你挣到的钱财都是凶财。(凶财的特点:凶入,凶出。原因:凶险的进入,结果:凶险的失去)。那不是好来的,那个钱财最后都送到医院去了,落不到你的手里,不但是这样,它附带着凶灾。你的身体会受到巨大的创伤,一个是妇科,还有一个是什么?(你的钱财五家共有,暂时归你保管而已:逆子,即不懂教育,财归逆子;医院,即糟蹋身体,财归医院;盗贼,即感召恶人,财归盗贼;官府,即触犯国法,财归官府;灾祸,即胡作非为,财归灾祸)。

宋洋:还有一个,我在这期间挣的钱都被一个男人骗去了,骗去了现金是十多万,还有我的车。

陈大惠:我们看到,她赚到的钱怎么赚来的,自己的身体,女孩子用自己的身体去赚钱,我们讲,怎么会犯这么大的罪,走这么错的路。她赚十万块钱不容易,最后怎么样呢?你那个钱是怎么来的,骗人家男人的钱,最后怎么样呢?通通被人骗走了,连车和钱十万多,被人骗走了。(身体发肤,父母所给,本是一体,卖笑卖身,任人糟蹋,即辱父母,即贱父母)。 宋洋:骗完以后,这个时候我病得就几乎不能动了。(骗人钱者,人骗其钱,害人身者,人害其身,辱人身者,人辱其身)。

陈大惠:除了妇科病以外,还有什么病? 宋洋:最严重的就是肾积水,肾柱肥大,左肾比右肾大四乘三厘米。我在那拍磁共振的时候,所有医院的那些医师都出来了,每人拿了一个单子,在那比比划划的,我就知道不好,因为别人在拍这个的时候,没有那么多人去研究,我这个怎么那么多人在研究我,我就知道要出事了,因为我已经不能动了。

当时我颈椎也不好,手经常地这样颤,然后手麻,还有下身总是冰冷。夏天的时候,我还得穿裤子,血液不畅通,出现了这么样的点状的那种斑点,红白色的,整个下肢总是冰冷冰冷的。(风尘女子,长期纵欲,伤精伤肾,以身卖命,没有荣华,徒剩悲贱)。 陈大惠:那医生最后说怎么办呢?(普劝天下,风尘女子,肾精如命,岂能换钱) 宋洋:他说要换肾,四十万,我说我四百块都没有了。

陈大惠:然后那怎么活呢?肾不行,可就麻烦了。不要难过,慢慢讲。 宋洋:当时我身体不能动,整个脊柱回头都回不了,我理发也理不了了,我蹲下起来,上厕所特别痛苦。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,我总是从床上一点一点地爬到床边,先把脚放下去,然后用这手支撑身体站起来,每天几乎都是在爬着过日子。

陈大惠:爬着过日子,我们大家听到了,为了赚钱,为了享受,很多女孩子,你看看她不用费力气,出卖自己的肉体。你看看做这个皮肉生意,她就能够赚到多少钱,很多女孩子都羡慕这个。一定要看看我们这个采访,一定要看看这个光盘,她才明白,你不担挣不到钱,你还得到一身的病,重病、灾难。(情色行当,百害无益,腐肉蚀骨,抽精泼血,看似享乐,凶灾最速)。最后医生怎么讲,说如果不能换肾,这人怎么办呢?(宋:就是等死了),那然后呢?

宋洋:我又回到我自己的理发店,我就坐在凳子上,用脚在地下咕噜那样理发。这个时候一个学习传统文化的老师,她走到了身边。这个时候我告诉大家,我找钱都找不明白了,人家拿五十块钱剪头发,我找人家九十。 陈大惠:你是不是经常觉得自己这个脑子不好使?

宋洋:对,别人家能看见马葫芦(下水井)没有盖,我看不到,我经常掉下去。(肾精枯竭,脊髓下流,脊髓枯竭,脑海下流,脑海枯竭,命尽身死)。

陈大惠:我们看到,这位老师她讲的这些症状,就跟我们刚才汇报的是一样的,她的脑脊液、脊髓大量流失,最后怎么样,最后就没命了,多年轻,三十多岁就不行了,肾就要没了,什么原因呢?(她)跟我们讲,为了享受,不劳而获,能够赚到一些钱,穿名牌,吃得好,(就)为了这种生活。还有怨恨,为了报复,然后怎么样呢?每天去做这些事情,赚到这些钱,最后我们看到这个结果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戒海网 » 整形做风尘女子的下场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评论 抢沙发

 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求索网就不撸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