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色,就上戒网!

落入性失足的死亡陷阱
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桥底下浮起“幸福老人”

坐落在郊外的工业高等专科学校,依山傍水,一湾清澈的河水,匆匆地从学校后面的高知楼旁边绕过。一场夏雨过后,水流变得很急。天刚蒙蒙亮,打鱼的刘老汉就撑着小船下河了,他忙碌了一个早晨,没有什么收获:“真见鬼:不会是今天起得早了点吧。”小船来到一座桥旁,一网下去,拖起来很沉,仔细一看,里面竟是一具男尸…… 接到报案,刑侦人员和法医很快赶到现场。现场勘验发现,死者为老年男性,年龄在70岁左右,体形瘦小,身高1.65米;从外表和衣着上看,死者生前经济收入较高;没有发现遗书之类有价值的线索。 尸解发现,全身血液暗红色,具流动性,心、肺、肝、肾等内脏淤血明显,说明死者为窒息死亡。在死者的支气管、十二指肠等部位发现有数量不少的泥沙、藻类和溺液,提示死者系生前入水(生前入水多属于自杀,当然也不排除被人推入水中淹死的可能)。在死者体内没有发现有安眠药、镇静药及毒物中毒的证据。但死者的颈项部皮下组织及肌肉可见有出血,左侧舌骨大角骨折,伴有周围软组织出血。 经过辨认,死者为工业高等专科学校73岁的退休老教授褚汉卿。褚是个有着40多年教龄的老教授,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4个儿女都是高级知识分子,其中两个远在美国,儿女们对他非常孝顺。12年前,他的前妻因患子宫癌去世后,儿女们又张罗着给他续了个老伴。后妻亚芬是个妇产科医生,退休后被一家个体诊所聘去做医生。 褚汉卿住在底楼,他每天绝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在这套三室两厅的大房子里度过。他每月的退休金1000多元,加上老伴的退休金和在个体诊所挣的钱,收入相当不错。 如此幸福的老人怎会自杀呢? 身患抑郁症的“幸福老人” 经了解,去年夏天,学校为老教授们体检时发现他肺部有钙化点。医生说,是过去患结核病留下来的,对身体没有什么影响。但他总是怀疑自己患了肺癌,去医院检查,心理医生诊断他有轻度抑郁症。在美国的儿女闻听父亲患了抑郁症后,担心老人会发生意外,帮他办了护照,准备让他到美国散散心,顺便做一些检查、治疗。 在案情分析会上,刑侦大队长雷明达问坐在他旁边的年轻女警官:“小冬,这抑郁症是啥病?” “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,在知识分子和女性中发病率较高。现代社会生活紧张,患抑郁症者有增多趋势,部分患者总是怀疑自己患了‘绝症’,因而疑神疑鬼,顾虑丛生,消极自杀观念强烈,常因此发生意外死亡。” 小冬原是刑侦大队的法医,后来又考入公安大学攻读刑事犯罪心理学研究生,她这次是为撰写毕业论文回刑侦大队收集资料,没想到正好遇到此案。 雷队长有意考考她:“小冬,你看褚汉卿会是自杀吗?” “抑郁症患者自杀前没有先兆、没有遗书的例子很多,如前两年北京有个非常著名的大记者跳楼、上海某汽车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自杀,都是如此。但我认为,褚汉卿自杀的可能性小于谋杀。原因有两点,一是尸解时死者的颈项部皮下组织及肌肉均见有出血,左侧舌骨大角骨折,伴周围软组织出血,这是被人掐死的明显证据,不能用单纯的溺水死亡来解释;其二,假如是因病自杀,我们在死者家中发现他的护照和一大笔美元和人民币不翼而飞,这又做何解释呢?”

再勘验,智识“庐山”真面目

死者被人谋杀的判断似乎可以确定了,但仍有一个疑问困扰着公安干警:如果死者是被人掐死后扔进河里的话,那么,由于死者呼吸停止,泥沙、硅藻、溺液等在一定的压力下最多只能到达死者的胃、气管,而不会在肠道、肺叶支气管中检验出这些成分。如何解释这种矛盾的现象呢? 褚汉卿被抛下河时还没有死的可能性不大。因为这么明显的掐痕,死者要想当场不死是不可能的!难道褚汉卿真的是他杀? 为了彻底解开这个谜,雷队长带着小冬、法医和刑侦人员再次来到现场。雷队长站在河边,仔细勘察,突然若有所悟地自言自语道: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小冬急切地问:“有什么新发现?” 雷队长指着流水和桥墩说:“你们看,这里的水流很急,假如褚汉卿是被掐死后再抛入水中,尸体顺流而下,在下游恰好碰到桥墩,死者的胸腹部被卡在桥墩上,随着水流的急缓一张一弛,肺内的压力不断改变,形成一种自然的‘人工呼吸’,这非常类似于现代医学中抢救病人的‘人工心肺复苏,的操作。结果是,在外力的作用下,一些泥沙、藻类和溺液就沿着上消化道进入肠中,或者沿着气管、左右主支气管进入到细支气管及肺泡中。” 又一个疑问排除了。案件定性:谋杀:刑侦人员开始了更进一步的侦查行动。 笑话!“痿哥”还能嫖娼? 褚汉卿有写日记的习惯,案发后,警方曾在他家搜出一本老式塑料皮笔记本,在笔记本里记着这样的文字:“x年×月,与W在一起,接吻,不干。×年×月,W姿色美丽,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……” “什么?老褚有外遇?这绝对不可能!”亚芬说,“老褚的前妻因患子宫癌去世,虽切除了子宫但仍未留住她。我也患过子宫癌,所幸的是,我是妇产科医生,手术做得及时。我们刚结婚时,我就发现老褚有勃起障碍。” W不是亚芬,没有第三者。那W是谁?是不是凶手? 案情会上争论十分激烈。小冬发言说:“这个神秘的W,很可能是个性服务者!” “‘痿哥’还嫖娼?”台下一片哄笑。 小冬正色道:“我怀疑死者的勃起障碍实际上是所谓的反应性阳痿,这是一种心因性勃起障碍。据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医学中心的一项研究发现,在接受调查的黑人男子中,有18%男子和切除子宫的妇女发生性关系时出现勃起功能障碍;若换成和子宫完好的妇女发生性关系时则性机能健全良好。”小冬毕竟是研究生,说什么都要引经据典地解释一番,“亚芬因为子宫癌切除了子宫,褚汉卿面对她出现勃起障碍是完全可能的。” “有道理!小冬,继续说下去。”雷队长鼓励道。 小冬从不同的角度继续分析道: “最近一项调查发现:我国目前有45%的45—60岁已婚男性、37%的45—55岁已婚女性,保持着每周一次的性生活,但在这个年龄段里,另有40%的男性和20%的女性已降到每月一次甚至更少,还有15%的男性和20%的女性已降到数月一次或几乎没有性生活。这个比例,从社会学和医学角度上讲,均不容乐观。死者的儿女不在身边,又没有孙辈环绕膝前,老伴亚芬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,每天上班下班,他难免会感到寂寞。很可能促使他去找性服务者。”这独特的分析赢得在场刑侦人员的掌声。 疏而不漏的法网在静静地缩小着,犯罪嫌疑人的范围逐渐集中到死者居住地周围一些色情服务场所中…… 性失足:凶杀案的导火索 这时,雷队长接到线报,说城郊立交桥下面的发廊妹汪莉莉最近手里突然有了许多美元,刑警们立即将犯罪嫌疑人汪莉莉抓捕归案。汪莉莉,今年29岁,身高1.68米,体格健壮,黑龙江人,小学文化,父母双亡。 在强大的心理攻心战术之下,汪莉莉的防线很快崩溃了。 汪莉莉交待说,去年秋天,褚汉卿听说附近的立交桥下有三陪女,他便想花点钱和那些年轻的女性接触,也许会让生活充满色彩。她观察了他几天,看他的眼睛总往年轻女人身上瞄,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褚汉卿说他是教授,他与老伴没有感情,如果她愿意,将来把她带到美国去,或把房子给她,最起码也会给她留下10万元。 那天夜里9时,褚汉卿给她打电话,说他就要去美国了,今晚他老伴不在家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!她立即乘车来到褚家。完事后,他非常兴奋,还情不自禁地打开自家的小金库。但他只给了她100美元,他说等他从美国回来后再多带些美元给她。汪莉莉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,他已经73岁了,去了美国,鬼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。她想:只要他再给一些钱,够她这半年多和他鬼混应得的数目就行了。可是,任她怎样撒娇,他就是不给。 汪莉莉的眼睛红了,心里涌起了仇恨,想着褚汉卿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总是这样嬉皮笑脸地哄她、骗她,占有她的肉体而没有付出任何代价,现在却想一走了之。她恶狠狠地说:你究竟给不给?他刚说完不给,汪莉莉就疯了一样地扑上去,双手死死地掐着他的脖子,不一会儿,身材瘦小的褚汉卿就不动弹了。 汪莉莉席卷了小金库里的美元、人民币和出国护照,然后把褚汉卿背起,向楼旁的河畔走去……

尾声

一桩谋杀案就这样结束了,但背后所反映的问题却相当值得人们深思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戒海网 » 落入性失足的死亡陷阱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曾经天天撸痛苦想死,现在戒掉3年,分享戒色方法,导师微信:zq51099 免费送《心理学戒色100讲》,每日限5个名额! (导师微信:zq51099)

评论 抢沙发

 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求索网就不撸网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